标价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价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版QE或2015年二月问世老牌反对派德国难说服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21:33:20 阅读: 来源:标价机厂家

欧版QE或2015年二月问世 老牌反对派德国难说服

从几个月前的“欧版QE仅是理想”,到当前的“欧版QE势在必行”,这一舆论和官方表态的转向看似突然却又自然——倘若没有更多的流动性,欧元区的状况实在太难了。然而,在重重压力之下,老牌反对派德国要怎么办?

欧版QE或二月问世

欧元区的通缩压力有多大?首先用数据说话。欧元区11月CPI终值年率增长0.3%,已经连续22个月低于欧洲央行设定的2%的目标,连续14个月低于1%。尽管,欧元区12月制造业PMI初值为50.8,为5个月新高,显示出欧央行刺激措施初见成效。

此外,近乎“腰斩”的国际油价也加重了欧元区的矛盾情绪。一方面,油价走低可以大大降低欧元区消费成本,但另一方面也将加剧通缩风险。

除了疲软的数据,“人情”因素也不断推升QE预期。据路透社报道,欧洲央行副行长康斯坦西奥(VitorConstancio)接受采访时称:“我们现在预期未来数月欧元区通胀率将出现负值,这是欧洲央行必须密切关注的。”也仅仅在两个月前,他还表示并未考虑通缩会出现。

同时,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Draghi)也极度强调了QE的可能性,并于上次议息会议时表示欧洲央行对于QE等选项进行了“大量讨论”,欧洲央行明年一季度将重新评估货币刺激措施的效果,且不会容忍通胀与价格目标的长期偏差。这也巩固了外界对于两月祭出QE的预期。

助长QE气焰的还不止于此,一些外围疲软国家最近又陷入困境中。希腊于12月23日举行第二轮总统选举投票,在此前的第一轮投票中,总理萨马拉斯提名的总统候选人StavrosDimas所获票数不及预期,希腊极左翼联盟Syriza团体将赢得提前选举,该政治联盟反对财政紧缩,并展开和“三驾马车”关于经济援助的最新谈判,这将加剧希腊“退欧”风险,届时欧元区或将不得安宁。

当前希腊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失业,贫困人口占比达23%,如医疗等核心服务也因紧缩政策被大大削减。“当我去希腊旅行时,许多寺庙都凌乱破旧,无人照看,整体民众情绪也不积极乐观,这可能和长期经济疲软和财政紧缩有很大的关系。”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当然,希腊只是欧元区疲软的体现之一。

“欧洲央行在2013年时便低估了通缩风险,甚至担忧QE会造成通胀,如今实行QE已经刻不容缓。”法国国家战略和预测总署署长让·皮萨尼·费里(JeanPisani-Ferry)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德国还能撑多久?

按照德拉吉在上次议息会议上的说法,他还有一个月时间让欧洲央行就QE达成共识,其中必须说服的对象便是欧元区“领头羊”德国。

向来保守谨慎的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Weidmann)仍坚称:“欧洲央行根本没有必要扩大货币刺激力度,即使油价下滑加剧通缩风险,国债购买计划仍然问题重重。”他表示,除非将购债范围限制在那些信用评级高的国家,或各国央行自行承担债务风险,否则QE问题重重。

魏德曼口中的“问题”主要有三层含义。首先是合法性问题,由于启动全面购债计划将产生财富再分配效应,而这当属财政政策范畴,因此央行此举有越权之嫌。

其次是技术性问题。“QE是为了压低债券市场利率,然而利率已经跌至低点,央行购债可能收效甚微。此外,欧洲多数公司都通过银行借贷,并非通过发债,因此压低债券利率可能不会真正降低企业借贷利率。”欧元区的一些经济学家对通过QE购买政府债券的实效存疑。

三是道德风险。魏德曼怀疑QE最后可能使得欧洲央行以高价买进大量垃圾债券资产,替不思进取的政府买单,而非推高通胀率。当前,欧元区中只有德国国债上保持AAA评级,一旦希腊政局生变导致债务违约,这将导致此类国家的长期债券隐患重重。

“推行广泛QE会产生道德风险,弱国会依赖救助,而疏于财政纪律和改革,且德国等核心国也将会吃亏,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负面效果。”相关领域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

不过,德拉吉仍存在回旋余地。与QE极为相似的OMT购债计划于2012年祭出,即购买满足条件的成员国的短期国债,尤其是期限在1~3年的国债,不会事先设定OMT购债的规模。当时,主要反对者仍是魏德曼,但最终反对未果。

最终QE是什么模样?

问题来了,是否有一种QE能够尽量让各方满意、将牺牲降到最低?

法国农业信贷银行高级经济学家AnatoliAnnenkov表示,欧洲央行可能会允许购买最高评级的债券,或者要求各国央行将信用风险保留在各自的资产负债表上,或者在债务重组中保持优先偿付权。

其他限制还可能包括,根据各国未偿还债务和经济规模设置购买上限。希腊和葡萄牙等国的央行可能被要求留出额外的资金或预备来应对可能的损失。

尽管质疑和限制重重,但是QE也有一定好处。美银美林预测,在进行QE的情况下欧元区经济2015年可增长1.2%,2016年增长1.3%,高盛预测不进行QE的话明后年增长0.9%和1.4%。

对于魏德曼来说,QE并非一无是处。“德国从20世纪以来便习惯在欧洲保持居高临下的态度,推行QE援助的是情况窘迫的外围国家和少数核心国家,强国德国便有话语权来要求这些政府进行改革,这一举措巩固了德国在欧元区的领导地位。”华师大政治系教授马奥尼(JosefGregoryMahoney)告诉本报记者。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旨在“以强助弱”的QE计划天生便难以取悦所有人,毕竟美国的QE救的只是美国,而欧版QE面对的却是18个状况良莠不齐的经济体。

广东星轮

黑龙江外贸玩具

西安聚酯纤维吸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