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价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价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苻坚的一个政策成了前秦灭亡的根本原因

发布时间:2020-12-29 10:38:32 阅读: 来源:标价机厂家

苻坚的一个政策,成了前秦灭亡的根本原因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苻坚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公元367年10月,前秦境内爆发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叛乱,被称之为“五公之乱”。十年后,苻重、符洛兄弟也因叛乱被杀。前秦天王苻坚为了更好的控制广大的关东地区,派遣宗室出镇地方。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会用多么巨大的代价为这项政策买单。

1.1 五公之乱与前秦宗室叛乱

公元367年,发动叛乱的不是别人,正是苻坚的宗族兄弟们。其中晋公苻柳、魏公苻廋、燕公苻武是苻坚的堂兄,苻健之子,前任前秦皇帝苻生的亲兄弟;而另一位叛乱的发动者,赵公苻双是苻坚的亲兄弟。

苻双据上邽、苻柳据蒲坂叛于坚,苻庾据陕城、苻武据安定并应之,将共伐长安。-《晋书·载记第十三》苻生是前秦著名的暴君。公元357年,苻坚发动政变,杀了苻生,登上了前秦最高统治者的位置,由皇帝改成大秦天王。因此,苻坚登基以后,苻生的兄弟们就很不满,在此之前已经有两次规模不大的叛乱。

秦汝南公腾谋反,伏诛。腾,秦主生之弟也。是时,生弟晋公柳等犹有五人,王猛言于坚曰:"不去五公,终必为患。"坚不从。(建元元年)冬,十月,征北将军、淮南公幼帅杏城之众乘虚袭长安,李威击斩之。-《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公元364年,苻腾谋反被杀;第二年,苻幼趁苻坚大军在外,领兵偷袭长安,被留守的李威击灭。值得一提的是,苻幼起兵时,曾联络苻柳、苻双,但两人未响应。而且事后,苻坚并未追究两人的罪责。

但苻坚的屡次宽容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苻柳、苻双心不自安,加上内心的野心,他们竟然再次联络苻廋、苻武,意图谋反。苻坚很生气,于367年召四公回长安。

这才终于有了这次声势浩大的叛乱,这次的四公加上苻幼,五人均是前秦宗室,封公爵,因此被称作“五公之乱”。

苻柳、苻廋在东,苻双、苻武在西,四公一起举兵,意图夹攻长安。苻坚震动,妥协未果,这才派兵平叛。这场叛乱持续了一年多,才在前秦王猛、邓羌、张蚝、吕光等人的努力下宣告结束。而这些人,是当时前秦的最豪华阵容了。

然而,以宽仁著名的苻坚也只是杀了叛乱的元凶而已,并未株连。不幸的是,这并未阻止前秦宗室叛乱的脚步。

公元378年,苻坚的堂兄弟苻重反叛,事未发,被吕光平定,而苻坚竟然于两年后再次任命苻重为镇北大将军。不久,苻重的兄弟符洛不满于封赏而举兵,苻重也在蓟城响应。苻坚再次写信劝降,允诺“以幽州永为世封”,符洛不为所动。苻坚只得再次出兵平叛。

(苻)洛有征伐之功而未赏,及是迁也,恚怒···于是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秦王,署置官司···洛从之,乃率众七万发和龙,将图长安。苻重亦尽蓟城之众会洛,次于中山,有众十万。--《晋书·载记第十三》

1.2 苻坚为何如此宽仁?

叛乱虽然被一一平定了,然而苻坚的态度,准确的说,是苻坚的宽仁令人惊讶。先是苻腾谋反,王猛劝苻坚杀苻生兄弟五人,苻坚不从;再是苻幼联络苻双、苻柳,苻坚不追究;第三次,四公举兵,苻坚苦口婆心的劝降,“啮梨为信”,未果;第四次,苻重谋反未遂,两年后苻坚竟然又将苻重封于蓟城;第五次,符洛举兵谋反,苻坚竟然数次劝降;第六次,叛乱平定后,除了死于叛乱的苻重,符洛竟然还能得到“徙凉州”的待遇,其将兰殊竟然被“署为将军”。

苻坚还真是虐之千遍,待如初恋啊。苻坚自幼好学,喜王道,“性友仁”,因此这被认为是习惯性宽恕他人。然而作为一个政治家,苻坚不会没有自己的考虑。

苻氏是氐族人。氐族大约出自羌族的一支,先秦时生活在氐道附近,因此被称为氐人。魏晋时期,先有氐人李特等建立成汉政权,然后就是前秦了。据学者考据,氐人在最强盛时大约有100万人口。

那么,当时北方有多少人口呢?前燕投降时,有户口245万,人口998万。前燕不过据北方一隅而已。由此可见,氐族时个不折不扣的少数民族。

而自幼好学、熟悉华夏的苻坚大帝,他的目标不只是在关中一隅,甚至不是中国北方,而是整个华夏大地。

所以,这应该是他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宽容反叛的苻氏宗族的原因。要统治广大的中国北方,乃至于整个华夏,对于氐族这个少数民族来说,苻坚必须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个力量的最核心圈,首先是苻氏宗族,其次是氐族民众。正如他给符洛劝降的信中说“天下未一家,兄弟匪他,何为而反?”

也正因为以少数民族统治广大的北方地区,苻洛、苻重叛乱之后,整个关东已经几乎没有苻氏宗族镇守,苻坚有些不放心。

2 苻坚的宗室出镇地方政策

符洛平定后,苻坚在东堂召开了一次大型朝会,讨论关东镇守问题。

洛既平,坚以关东地广人殷,思所以镇静之,引其群臣于东堂议曰:“凡我族类,支胤弥繁,今欲分三原、九嵕、武都、汧、雍十五万户于诸方要镇,不忘旧德,为磐石之宗,于诸君之意如何?”皆曰:“此有周所以祚隆八百,社稷之利也。”-《晋书》

苻坚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氐族在关中已经很繁盛,不如分其中的十五万户到地方重镇,以稳固在关东的统治。而群臣也十分赞同,认为此举与西周分封而享国八百年有异曲同工之妙。

苻坚还将这些子弟配给自己的儿子们,让苻丕、苻睿、苻晖分别出镇邺城、洛阳、蒲坂。苻坚同时将幽州分出一部分置平州,以石越等人镇守,各配给三千户。

分四帅子弟三千户,以配苻丕镇鄴,如世封诸侯,为新券主;苻晖为镇东大将军、豫州牧,镇洛阳;苻睿为安东将军、雍州刺史,镇蒲坂。···于是分幽州置平州···二州各配支户三千。-《晋书》

上文提到,氐族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不过数代,对于整个广大的北方地区而言,本来人口就不算多,而苻氏和氐人,是苻坚统治的中坚力量。而这个政策,氐族子弟分镇地方使苻坚的中坚力量,更加分散了。

苻坚的这个政策,如果从长远来看,氐人繁衍数代以后,或许能够增加对镇守地的控制。但是,以当时氐人的数量而言,至少在一代人以内,苻坚非但不能加强对关东的控制,同时还削弱了苻秦在关中的控制力量。前燕投降时,苻坚才刚刚“徙关东豪杰及诸杂夷十万户于关中”。这件事过去还不到十年,而关中的氐人又被稀释了一次。此消彼长之间,关中氐人的数量已经没有优绝对的优势,移居关中的各族又各怀鬼胎。

因而对于刚刚统一北方的前秦来说,这是一次十分危险的分离。

此次镇守而被迫分离的关中氐人子弟,似乎预感到这种不幸。因此,送别的场面不仅没有豪壮,反而有些伤感。

坚送丕于灞上,流涕而别。诸戎子弟离其父兄者,皆悲号哀恸,酸感行人,识者以为丧乱流离之象。-《晋书》

如果从历史的结果来看,氐族在十六国之后不复存在,跟这次的分散镇守不无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同样是少数民族入主中原,清朝要禁止百姓进入关外,并且为满洲八旗安排单独的隔离区驻防的原因。

而1000多年前的苻坚,没有考虑到如此全面。因为他或许没有想到,仅仅十多年后,前秦会发生一场重大的变故,会导致他的国家和民族遭受灭顶之灾。

3.1前秦的灭亡

公元383年,淝水之战前秦战败的消息如一个病毒在整个前秦内部炸开。丁零、翟斌、慕容垂、慕容泓、慕容冲、姚苌等各族枭雄趁机先后起兵反秦。不久,苻坚讨伐失败,坐困长安。385年,苻坚听信谶语,率军出五将山,被姚苌俘杀。

苻坚死后,前秦并没有完全消失。氐族苻氏先后有苻丕即位于邺城、苻登即位于关中,后分别败于慕容燕和姚秦。

关于前秦的败亡,后人同样把主要责任归咎于苻坚的妇人之仁。因为慕容氏诸雄和姚苌等人都是降将,因为受到苻坚的重用才有机会和力量起兵反抗。

实际上,苻坚的宽仁只是是情况更加恶劣而已,而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历史上不乏恢宏大量的君主对降将委以重任,甚至降将中不乏枭雄,曹操、李世民、朱元璋,都干过这样的事。事实上,包括姚苌也曾是一心效忠前秦,在与苻睿一起讨伐慕容泓时,姚苌都还尽心竭力,直到苻坚杀了他派遣的使者,他才开始逃亡并起兵。为何苻坚成了妇人之仁,而李世民等人却收获了大度与忠诚呢?

因此,他们是否起兵的关键在于,反叛的后果有多严重,或者说君主所凭借的核心力量有多大,是不是足以震慑有野心的反叛者。

那么,有两个细节就值得推敲了,其一,淝水之战前秦实际上只是损失了先锋军,慕容氏和姚苌为何敢于起兵,他们所凭借的力量是什么?其二,既然苻坚生前已然困守长安,苻坚死后,远在邺城的苻丕为何不投降,又哪里来的军事力量?

3.2 迁还是不迁

在那次朝会的决议后,氐人的聚居区主要在关中、关东洛阳一带,还有幽州一带。因此,苻坚败亡后,苻丕的主要军事力量应当来自于那次随迁到各地的氐人,不投降也是因为他们都是氐人。

那么,慕容垂、姚苌的主要军队来源呢?先来看慕容垂起兵的过程:

卫军从事中郎丁零、翟斌反于河南,长乐公苻丕遣慕容垂及苻飞龙讨之。垂南结丁零,杀飞龙,尽坑其众。···垂引丁零、乌丸之众二十余万,为飞梯地道以攻鄴城。

可见,慕容垂最初依靠的军事力量来自于东北故地的丁零人和乌丸人,丁零人本来就在故燕的统治范围内,乌丸也与出自东北的鲜卑慕容氏有数百年的接触。

另外,前燕鲜卑族人除了慕容氏皇族及部分关东豪族被迁至关中地区外,尚有大部分留在前燕故地。因此,慕容垂、慕容泓等人得以迅速集结大量军队,得益于苻坚没有迁徙前燕故地的民众。而380年才迁徙过去的氐人,则只能随苻丕困守邺城。

而另一位被迫举兵的枭雄,姚苌的支持则主要来自于苻坚迁徙的那部分“关东豪杰及诸杂夷十万户”。姚苌最初的力量并不强大,只有兵一两万人,但这些豪族的支持,让他能够在关中陇西立足,与苻坚、苻登周旋,最终成功建立后秦。

苌惧,奔于渭北,遂如马牧。西州豪族尹详···等率五万余家,咸推苌为盟主。···苻坚先徙晋人李祥等数千户于敷陆,至是,降于苌,北地、新平、安定羌胡降者十余万户。坚率诸将攻之,不能克。

从慕容垂和姚苌的起兵记录可以看出,苻坚迁徙氐人分镇地方最终导致关中氐人不足以控制迁徙过来的关东豪族和诸杂夷;而氐人重点迁徙的幽州的地区,苻氏宗族也不足以控制境内的丁零、乌丸、鲜卑等众民族。

因此,苻坚最大的失策在于贸然分散了本来就不够强大的氐人的力量。

4 结语:消失的军队去哪了?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2两年,淝水之战的前夕,苻坚征发了大军共112万,其中前锋25万,项城大军87万。由于苻坚独自前往前线,因此参加淝水之战的仅仅是符融的前锋军25万,后续大军屯驻项城,并未参战。然而,淝水战后,却“诸军悉溃,唯慕容垂一军独全”,苻坚一路收集残兵,回到长安时,仅有10余万人。

遣征南苻融等···率步骑二十五万为前锋。坚发长安,戎卒六十余万,骑二十七万,前后千里,旗鼓相望。···坚大悦,恐石等遁也,舍大军于项城,以轻骑八千兼道赴之,令军人曰:“敢言吾至寿春者拔舌。”···诸军悉溃,惟慕容垂一军独全,坚以千余骑赴之。

那么,未参战的大军和正在集结中的军队去哪了呢?

只有一个原因,这些军队是前秦战前才征发的各族民众,而他们都不愿意参加这场战争,听说失败的消息,就溃散了。结合上文慕容垂和姚苌起兵时的情况可以说明,前秦对境内其他民族的统治并不稳固。换句话说,苻坚可以依靠的中坚力量只有氐人,甚至于只有部分氐人。

虽然这一点在淝水之战时才显现出来,但并不是说,淝水之战才有这样的情况。反而,淝水之战前,前秦已经统一北方并休整了十多年。

因此,这样的情况下,苻坚还贸然分散氐人的民族力量,最终的结果是一旦国中有变,外迁的氐人只能困守一个个孤城。更重要的是,留下的氐人不足以掌控关中根本,因此不能形成对前秦境内的军事威慑。而这,才是慕容氏、姚氏敢于起兵并能灭亡前秦的根本原因。

海口皮肤科在线医生,背部发生白癜风有哪些危害

资阳甲状腺结节治疗专科医院_资阳甲状腺结节医院好?

在厦门无痛人流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