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价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价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千古奇闻一个自戴绿帽子的皇帝-【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42:48 阅读: 来源:标价机厂家

五代十国时期,后晋开国皇帝石敬瑭在未当皇帝之前,曾经上演过一出为了避祸,自戴绿帽子的好戏。事情还得从潞王李从珂说起,后唐凤翔节度使、潞王李从珂(即李嗣源的养子),被后唐闵帝李从厚逼迫造反,并成功位登九五,史称其为后唐末帝。李从珂当上皇帝后,生怕拥兵自重的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也会如他一样“窃取神器”,在石敬瑭参加完李嗣源的葬礼后,便将其留在京师洛阳,不让他回河东。不仅如此,李从珂还在他身边安插了不少耳目,以窥其言行,想抓住他心存异志的点滴把柄,然后置他于死地。石敬瑭何尝不知处境险恶?无奈处在李从珂的掌控之中,只得小心侍奉皇上,处处表忠心,以释帝疑。

李从珂安插在石敬瑭身边的耳目是谁呢?其中就有被李从珂拉拢的李嗣源的女儿,从小就和他玩在一起的干妹妹,石敬瑭的夫人魏国公主。对于身边这些耳目,石敬瑭又怎能不知道呢?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但他却深深懂得,如何化敌为友使枕边人与自己一条心,因为这是关系到他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一天下午,一身材修长、仪表不俗的青年男子到石府投刺并递交家书。石敬瑭计上心头,忙向夫人魏国公主推荐说,来者姓林名浩清,系故友林若玄之长子。此君长于运筹,不妨聘为石府幕僚。魏国公主见林浩清有潘安之貌,不免青目相视;再与交谈,又领略其子建之才,顿时芳心大悦,当即拍板,将其留于府中。从此,与石敬瑭同床异梦的魏国公主放松了对夫君的监控,整天与林浩清谈诗论文,饮酒赏景。而石敬瑭不但对发生在眼前的“红杏出墙”视而不见,还积极巧妙地为这对相见恨晚的“姐弟恋人”提供方便。魏国公主和林浩清见石敬瑭对其所作所为不闻不问,也就更加放心大胆了。

石敬瑭见时机成熟,甚悦。由是在一个月朗星稀清风徐徐的夜晚,石敬瑭以庆贺园中牡丹盛开为名,设家宴,月下饮酒赏花。此家宴,不请宾客,不用下人,由石敬瑭亲自把盏。石敬瑭用七巧玲珑转壶不停地为林浩清和魏国公主斟酒,魏国公主和林浩清哪里知道,这把特制的转壶暗设机关,石敬瑭自斟自饮的是佳酿,而斟给他俩的却是掺了春药的米酒。林浩清更是做梦也没想到,他所饮的不但含有春药,还有能致人于死地的毒药“六辰绝”(据说误服此药者,在六个时辰后会无痛无痕地身亡)。

俄顷,春药在魏国公主和林浩清体内发生作用,这对男女越来越按捺不住春心的骚动,越来越心头如鹿撞了。石敬瑭见状,佯装大醉,又举杯痛饮三杯,便“醉”倒在地。魏国夫人和林浩清忙把石敬瑭扶回寝室,连呼三声,见其大“醉”不醒,遂忙不迭地携手来到林浩清卧室,双双宽衣解带,翻云覆雨,尽享鱼水之欢……

魏国公主与林浩清在巫山云雨之后,赤裸着,相拥而眠。当雄鸡报晓时,魏国公主从美梦中醒来,却发现身边情郎有异。她忙起床掌灯仔细观察,这才发现林浩清已与自己阴阳两隔了。魏国夫人以为林浩清是因极度兴奋,做了个死于花下的风流鬼,喟然叹曰:“林郎,你怎如此命薄,如此消受不起人间艳福啊!”

魏国公主赶忙费力地为尚未僵硬的情郎穿好衣裳,又匆匆向刚从“昏睡”中醒来的石敬瑭“报案”。谎称,林浩清因酒醉而突发心病,不治身亡。奸诈的石敬瑭,假意听信夫人所言,又假意叹惜一番,遂将林浩清厚葬。这事过后,石敬瑭好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仍对夫人“恩爱如初”。石敬瑭的“大度”,使魏国夫人深受感动,自觉内心有愧,从此忘了干哥哥李从珂对她的叮嘱,开始一心一意地与夫君相守相爱了。

魏国公主被石敬瑭的“攻心战”征服后,石敬瑭又开始谋划新的“战略”了。

光阴荏苒,转眼间石敬瑭已在洛阳“伴驾”数月。近日来,李从珂在主持朝政时,见石敬瑭日渐消瘦,面如黄纸,似染恶疾,暗自窃喜。这一天,石敬瑭在上朝出班奏本时,突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金阶之下。李从珂忙命殿前金瓜武士将他唤醒,慢慢地扶起来。李从珂刚想假仁假义地安慰几句,殊料,石敬瑭竟然接连放了好几个大臭屁,紧接着又拉了一裤子稀屎,朝堂之上顿时秽气弥漫。李从珂龙颜大怒,正欲降罪,谁知石敬瑭却抢先一步跪在金阶之下,叩其首,连称死罪。李从珂见石敬瑭瘦骨嶙峋,似大限将至,不由得生出恻隐之心,挥一挥手,命殿前侍卫将其抬出宫殿。

石敬瑭被送回府邸后,只见他,有气无力地对魏国公主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虽有幸成为皇亲国戚,但却因体弱多病而不能为皇上分忧,看来只有下辈子才能为皇上效忠了。”魏国公主见夫君病成这样,还不忘对皇兄一片忠心,很是感动,决定依夫君所愿,让其回晋阳(河东节度使衙门所在地,今山西太原)养病。

翌日,魏国公主进宫向母亲曹太后哭诉,乞太后出面斡旋,请皇兄李从珂恩准夫君石敬瑭回晋阳养病。太后心疼女儿,立马召见李从珂。李从珂虽不是太后亲生,却待如亲子,故而对太后甚孝,说道:“母后见教的是,儿恭敬不如从命。”李从珂何以如此爽快?除了太后的因素外,还因为他看见石敬瑭已经病入膏肓,觉得与其让他病死在洛阳,不如让他死在晋阳,免得引起朝野非议。

石敬瑭回到晋阳,调养月余,又变成了威武有力、龙精虎猛的壮汉。原来,老谋深算的石敬瑭被软禁洛阳时,见难脱樊篱,便买了泻药,每天都瞒着夫人偷偷服用,以致终日腹泻不止。魏国公主不知底细,还以为夫君真的大限将至,便“进入角色”,配合夫君上演了这出“诓君、避祸、还乡”的“折子戏”。

石敬瑭回到晋阳后,立即操练兵马,与后唐朝廷分庭抗礼。李从珂派大军讨伐。就在晋阳危急之际,石敬瑭与契丹主耶律德光相勾结,以割让幽云十六州为条件,换取契丹出兵援助。果然,石敬瑭在契丹军队的帮助下,大败后唐军队。接着又在晋阳称帝,国号大晋(史称后晋)。不久石敬瑭转守为攻,兵临洛阳城下。后唐末帝李从珂见回天无力,便自焚而死,后唐从此灭亡。而石敬瑭先是自戴绿帽子,后又拜比他小十岁的契丹主耶律德光为父,自称“儿皇帝”,并割让了幽云十六州,也因此成了“天字一号”的卖国贼,虽然圆了几天“皇帝”梦,却永远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南京做处女膜修复术的费用是多少安庆淮北

森美助孕邦:试管孕妈患妊娠糖尿病有哪些症状

儿童白癜风在治疗期间要注意什么

淮北人流医院淮北无痛人流哪家好点